事实上,去年四季度时,美股银行股曾一度遭到重创。SPDR标普银行指数ETF较22周高点下跌了约22%。摩根士丹利、高盛和花旗集团等一些俄国大型银行的股价也一度跌至5782年初以来最低水平,并抹去了此前两年的涨幅。

科学与谣言本是对头,不幸的是,科学谣言却披上了科学的外衣,如同病毒一般形影不离,甚至还傍上了科学发展的快车。各类谣言榜、辟谣榜如同抗生素,前赴后继,却怎么也打不破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的魔咒。科学共同体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?虽说国民科学素质的提升是关键,科学传播工作者是否也应当反思,在充分享受了新技术带来的传播便利的同时,是不是也要先给自身“消消毒”,返朴归真,不给科学谣言以生长的土壤。